锐码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锐码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连降7级是高调治吏生活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0:31:02阅读:来源:锐码试验机

连降7级是高调治吏

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大老虎落马,省部级官员被双开已经是中国反腐图景里常见的风景,然而,昨天在中纪委发布的3名副省级官员处分通报中,公众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。云南省委原常委、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因失职渎职等行为构成严重违纪,被开除党籍,取消副省级待遇,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。江西省委原常委、秘书长赵智勇也因行为构成严重违纪亦被开除党籍,取消副省级待遇,降为科员。

从副省级降到科员,连降7级的断崖式跌落,立即成为坊间热议的焦点话题。十八大以来,在愈刮愈烈的反腐风暴中,已经有35位省部级高官被调查,其中18人被双开。与他们不同的是,张田欣、赵智勇虽然被开除了党籍,但是并没有被移送司法。也就是说,张、赵二人,虽然身陷违纪的泥淖之中,但还是有惊无险地悬停于违法的雷池之外。张田欣赵智勇的共同点在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,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。严重违纪到什么程度,谋取私利具体内容如何,中纪委的通报中没有详细披露。只是说没收两人的违纪所得,注意是违纪所得,而不是非法所得。也就是说,张、赵二人的谋取私利还没有上纲上线到受贿索贿的程度。是故只以党纪政纪处理,而不以法律治罪。这一分野,与同日公布案情的青海省委原常委、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一对比,就十分明显。中纪委称,毛小兵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与他人通奸。毛小兵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,其中受贿问题已涉嫌违法犯罪。

虽然暂时没有进监狱之虞,但是连降7级的杀伤力也是巨大的。从领导变成了非领导,从副省级一下子变成了科员,尽管没有一撸到底,彻底回到群众中去,但是这样的跌落方式,同事如何看待,舆论如何看待,都是令当事的两位前副省级官员尴尬万分、难以从容面对的。我们也相信,违纪不是违法行为的保护伞和护城河,也许现在只是违纪,但是要是以后查出了违法犯罪的证据,那么一个科员职务亦恐不可得。

对民众来说,老虎都该打,贪官皆曰杀。在基本上老虎都被双开的情况下,忽然冒出两个异数,不免会诧异一番,在违纪和违法上纠结一番。对腐败官员们没被绳之以法,难免会有遗憾之情,觉得连降7级虽然听上去惊悚,但还是不过瘾,没快感。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,只要不是拿违纪处理来当违法行为的挡箭牌,官员一旦出现违纪行为就迅速拿下,不让官员带病在岗,不让病情有发酵的空间,防微杜渐,露头就打,这种震慑力其实比发现涉及贪腐犯罪的官员后再查处还要大。

出现违纪行为就降级处分,出现违法行为就司法伺候,我们的反腐体系需要形成这样的层次,需要彰显这样果断的手腕和决心。连降7级背后,是痛下狠手,高调治吏。与之相比,官员犯了错误先免职再复出,就简直形同儿戏了。(董碧辉)

(编辑:喃喃)

线束厂家